图片 1

为期两天的2019年麦田音乐节在北京长阳音乐主题公园已经落幕,本场音乐会周杰伦、蔡依林、杨乃文等众多实力歌手倾情演出。在2018年,首届麦田音乐节请来薛之谦、徐佳莹等知名歌手及乐队,强大的阵容让麦田音乐节名声鹊起。

5月26日,为期两天的2019麦田音乐节在北京长阳音乐主题公园落幕。麦田音乐节由太合音乐集团主办,邀请了周杰伦、蔡依林、杨乃文、草东没有派对等乐坛众多实力歌手加盟演出。去年第一届麦田音乐节就以“阵容强大”打响了招牌,请来薛之谦、吴青峰、徐佳莹、陈粒等知名歌手及乐队演出。当时,两天共计6万张门票全部售罄。

图片 2

图片 3

但从2019年的麦田音乐节来看,可能给观众们留下的槽点也是非常之多。有网友爆料,在音乐会的现场,看到音乐会的保安坐在北门附近草地上抽烟打牌,而这名网友和朋友铺好野餐垫后,却被保安以“人多危险易发生踩踏”为由遭到赶走。

早在今年的演出阵容公布之前,乐迷就对麦田音乐节期待十足,4月18日280元的单日盲鸟票开售不到半小时就已经售罄。由周杰伦领衔的“神仙阵容”一经公布,正式开售的门票一抢而空。这是周杰伦第一次登上户外大型音乐节的舞台,许多人不惜高价找黄牛收票。不过,在音乐节开幕当天,票价骤降,原价660元一张的plus版门票,现场黄牛票只要500元两张。

图片 4

图片 5

演唱会进行过程中,在周杰伦长达40分钟的演出时间里,不少年轻女粉丝的狂热,在欢呼呐喊的同时,更是让身边的男友直接将自己抱起。“做周杰伦女粉丝的男朋友有多难”这一话题也迅速在网络走红,当然文案君认为,在那狂热的追星氛围里,眼瞅着别人家的男友将自己抱起,可能不少男同胞也是不甘心自己的女朋友淹没在人群中。

在春夏之交的北京,坐在草坪上欣赏音乐,本该是一件惬意的事。但这次音乐节却遭到不少观众的吐槽:有人亲眼看到保安坐在北门附近的草地上抽烟打牌。一位观众告诉AI财经社,5月25日,他和朋友进场后铺好野餐垫没多久,就被保安以“人多危险易发生踩踏”为由赶走,他们只能在距离舞台较远的小山坡上休息。当天晴空烈日,现场不让带伞进入,只能晒着。

图片 6

图片 7

天后蔡依林作为麦田音乐节的压轴演唱,但在蔡依林的演唱过程中,竟然遭人恶意用激光笔照射眼睛,从现场曝出的视频可以看到,蔡依林唱每首歌的过程中,均遭受激光笔照射眼睛,无奈蔡依林只能闭眼完成演出。激光笔不仅能迅速点燃火柴,还可以在10秒内烧穿厚6页的报纸。演出结束后,蔡依林工作室对演唱过程中个别观众恶意使用激光笔的行为进行了声讨,并给粉丝们传来了蔡依林平安的消息。

主办方规定,除了雨伞以外,食品饮料也不允许带进园区,只能暂存在门口,存包费1小时5元。音乐节现场有摊位可供观众购买小吃饮品,但价格极高。矿泉水10元1瓶,烤肠1根15元钱,鱼丸1份8个要30元,不到10个寿司则卖98元一盒。
除此之外,现场还售卖一种充气沙发,100元一个。在电商平台上,同款产品的批发价不到20元。

图片 8

图片 9

当然,主办方还明确规定,所有的食品饮料不允许带进园区,只能暂存在门口,存包费用为5元/小时。观众可以在音乐节的现场摊位购买小吃零食,当然商品售卖的价格是相当高的,矿泉水价格高达10元/瓶,烤肠15元/根,鱼丸每份只有8个,价格高达30元,数量不到10个的寿司售价高达98元/盒。此外,现场还有充气沙发的出售,价格为100元/个,在某宝上该类充气沙发的价格仅为10多元。

现场不让自带水,但卖水摊位不超过5处,想喝水要排大队。当天最高温高达35℃,网友吐槽:“你当我们是沙漠骆驼吗?”有观众向AI财经社反馈,为了买一杯冰沙,他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冰沙大杯30元,小杯20元,只是打碎的冰加上各种口味的浇头。因排队购买的人过多,店家最后没时间碎冰,直接卖整块的冰。

图片 10

图片 11

对于2019年的麦田音乐节,文案君想说,高昂的物价或许可以被理解,但整场音乐节活动,无论从现场的人文关怀体验,还是现场观赏过程中,狂热的粉丝们争相将女友抱起的行为,想必都给很多观众带来了较差的体验。蔡依林在演出过程中遭遇激光笔恶意照射眼睛的行为,也更是让人唏嘘。透过追星的狂热现象,我们是否该反思下丢失了某些本该具备的东西呢?

5月26日,天公不作美,北京下了大雨,现场一些地段成了泥潭,观众只能在泥地里前行,有网友调侃称,麦田音乐节变成麦田插秧节。一些观众抱怨主办方对暴雨无应急预案,“任由观众自生自灭”。当日夜间压轴嘉宾是周杰伦,不少粉丝为了他专门来看演出,有人上午11点到达,排队3个小时才进场,队伍一度拖了几公里长。

图片 12

5月25日晚,蔡依林登台演出时,遭到不明人士以激光笔直射眼睛,一度不得不闭着眼唱歌。26日下午,房东的猫演出时长被压缩,引发现场粉丝的不满。好在周杰伦的演出给观众带来了绝佳体验,不少人表示虽然此次麦田音乐节有种种缺陷,但周杰伦的表演绝对值回票价,在他唱到《等你下课》时,全场观众自发打开手机汇成一片星海。

图片 13

近年来,音乐节逐渐成为潮流。全国每年不下300场音乐节,但其中盈利者寥寥。举办一场音乐节可以从门票、赞助、衍生品售卖等多种渠道获利,但对于主办方来说,邀请到叫好叫座的嘉宾并做足宣传,同样需要不菲的投入。他们期望的是打响自己的品牌,再考虑盈利。但当下的问题是,粗糙的管理运营水准,导致目前几乎没有音乐节能够获得一致好评。(文
| AI财经社 杨雅芳 编 | 严冬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