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本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入围的华语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中国电影人和影迷关注的焦点。

图片 1

图片 2

《南方车站的聚会》周泽农

戛纳官方将其放在第一个周末的黄金时间进行首映,也体现了对这部影片的重视。

1905 电影网专稿
《南方车站的聚会》获得影迷高度期待不无理由,它是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独苗,是导演刁亦男在《白日焰火》后时隔五年才推出的作品,也是主演胡歌转战大银幕、首挑大梁的电影。

而在首映当场,昆汀·塔伦蒂诺的意外现身,也给这部影片无形中镀了一层金。

在戛纳首映映后,主创接受观众掌声长达 5
分钟,现场欢呼声不断,而前来观影的昆汀 ·
塔伦蒂诺也起身为主创鼓掌,甚至频频点头,似乎很喜欢这部影片,而他的新作《好莱坞往事》也入围了主竞赛。

首映过后,以昆汀为首的卢米埃尔大厅观众集体起立向主创鼓掌致意,这虽然是国际电影节世界首映的礼节性仪式,但也某种层面上反映出了影片的质量。

图片 3

图片 4

昆汀出席首映红毯,并观影支持

但同时也有不同的反面声音传出,让影片的口碑在第一场放映完毕就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在中文社交媒体上,更是为了一部影片的优劣与否吵得不可开交。

从 2003 年的《制服》到如今,刁亦男只执导过 4
部影片,虽然低产,但成就颇多,且一路高歌,《夜车》入围戛纳一种关注单元,《白日焰火》转而夺下柏林金熊奖,那么这次,《南方车站的聚会》到底如何?

所以《南方车站的聚会》到底成色如何?还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释的清。

可以说,这是一部在国产片体系里未曾有过的黑色电影,是刁亦男继《白日焰火》后再度创新移植黑色电影在中国的本土化样貌,形式手法相当独特,更浓缩汇聚了他的个人风格,也使他的作者性更加清晰、突出。

《南方车站的聚会》将故事背景设定在武汉,在这个被称为“四大火炉”之一的城市,胡歌饰演的盗车贼周泽农在与对手团伙的火拼中意外枪杀了一名警察,警察为周泽农开出了悬赏30万元的价码。

图片 5

图片 6

《白日焰火》官方剧照

沦为逃犯的周泽农在武汉的“法外之地”野鹅湖逃亡,却在过程中意外遇见了一名素不相识的陪泳女刘爱爱,一段亡命中的情愫也就开始滋生…

不过,影片注定会招致观众两极评价,刁亦男在片中更加着力于对视听语言高度风格化和形式化的建构过程,以编剧出身的他,近乎没有去深度塑造主要人物,影片重点也不是制造对于角色的共情与共鸣,而是让观众沉浸在一场冷峻的影像游戏里。

图片 7

如同戛纳艺术总监福茂的评价:”
电影没有过分拘泥在中国电影的传统之中,而是对黑色电影和警匪电影在美学上进行了大胆创新。”

和金熊奖获奖作品《白日焰火》相比,《南方车站》中,刁亦男再次背对观众向前走了一大步。

故事发生在武汉野鹅塘湖区,那是一个鱼龙混杂、管理失序的城中村,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当地电瓶车盗窃团伙的其中一位领头,在团伙内部分支相互争夺地盘利益时,他的团队与另一方爆发火拼惨案。周泽农遭到警方通缉追捕,一路逃难,在保全性命的同时,他有着更大的目标:把一笔钱送给五年不见的妻子。

影片的叙事性被大量的留白和表现主义空镜头冲淡,人物的背景设定描写也几乎隐去,埋在了只言片语的对白信息中。

图片 8

这无疑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在我看来,国内市场的票房主力军,是否能够接受这种叙事节奏和密度,实在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

图片 9

影片就始于一场车站的聚会,正在逃难的周泽农与桂纶镁饰演的刘爱爱秘密相会,刘爱爱受雇将他的妻子杨淑俊带到车站,但因被警方锁定,任务失败。在两人的见面与交谈里,时空转换,影片开始回溯起这一出案件发生的起因与过程。

但从影片的整体性来看,这样的叙事节奏无疑是合情合理的。

刁亦男融会贯通美国黑色电影,用表现主义的视觉特征制造紧张与悬念氛围,故事场景大量发生在下雨的夜晚,摩托车的装饰灯,街区与宾馆的霓虹灯等与黑夜一道形成高反差布光,而武汉的潮湿环境,嘈杂的居民区与轰隆隆的火车声则增添了一股深邃的朦胧感与神秘气息。

刁亦男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自己想要营造一个“异托邦”,通过城中村、酒馆、灰色交易的场所,去营造一种神秘的、不安的、恐惧的环境。

图片 10

这样的氛围塑造,一定程度上的去生活化是必须的。所以我们看到,《南方车站》中的对白节奏是无比缓慢的,大部分群众演员也是如同傀儡一般毫无生活气息,这一切和我们生活经验不相符的呈现,都帮助了这个“异托邦”的呈现。

故事场景大量发生在下雨的夜晚

这样的感觉无法不让人想起丹麦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电影,而巧合的是,刁亦男也多次提到自己对于《亡命驾驶》的热爱。

当胡歌与桂纶镁对话时,镜头时而不拍真人,转向拍摄墙上的人像黑影,当他们身处演艺团的演出大棚时,身旁摆放着的多面镜子又会令人想起奥逊
· 威尔斯的《上海小姐》等经典黑色电影。刁亦男也是欧洲电影大师的 ” 学徒
“,他笔下的这些角色就像是来自法国导演梅尔维尔片中的人物,沉默寡言,一直在行走奔波,你追我逃,强调动作而非言语。

图片 11

影片对肢体动作的特写镜头也很突出,有布列松的电影观感,通过快速剪辑一组组人物对峙的动作来展示团伙内斗场面,廖凡饰演的重案队长在动物园里追捕开枪时,人的眼神与动物眼神也通过短镜头迅速拼接,这全都形成了一股独特鲜明的节奏感和表现张力。

《亡命驾驶》海报

片中还有很多场精彩绝伦的场面调度,如偷摩托车的比赛对决场面、胡歌反转击杀团伙对手、在错综复杂的居民楼里躲避警方追捕等。

在《亡命驾驶》中的洛杉矶和我们平时所了解到的洛杉矶截然不同,它更像一个布景,一切的存在都是为了烘托主角的人物塑造和导演对于影片的整体风格把控。

《南方车站的聚会》最惊喜的地方,更在于把一个罪犯逃难与警察追捕的传统类型片故事融入在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城村街景的空间与群像描绘里。警、匪、女人在武汉的街道、楼房之间不断穿梭,不断汇聚分离,分离汇聚,形形色色的路人与这场猫鼠游戏同构成一道既奇特又有幽默感的景观。

刁亦男无疑没少从这个丹麦“疯子”身上偷师,包括霓虹灯管的运用,都能瞥见一些《霓虹恶魔》的影子。

图片 12

图片 13

周泽农密会刘爱爱

《霓虹恶魔》剧照

胡歌扮演的周泽农不是帅气的 ” 独行杀手 “,而是为爱付出的 ” 亡命之徒
“,影片用很少的笔触去描绘他的内心心理,他举枪看向满墙新闻报纸嘶喊出的痛苦是为数不多的细腻笔触,但仍是以高度风格化的方式来表现。

当然还有主角周泽农,胡歌的这次出演,说实话留给他的表演空间并不多,周泽农大部分都是沉默寡言的、眼神中也是一种一种苦大仇深的落寞,像极了《亡命驾驶》以及《唯神能恕》中的瑞安·高斯林。

很久没有用枪的警察一枪毙了周泽农的命,警察在破案后还集体自拍,这些不经意的嘲弄加注了这个人物的宿命感和命运的悲剧性,而桂纶镁饰演的刘爱爱则依然有着《白日焰火》里吴志贞的神秘特性和身份动机,只不过暧昧吸引的对象从警察变成了逃犯。

图片 14

胡歌这回颠覆以往形象,表演完全没有失分,经得住大银幕的演技考验,他跟随这个角色一路拼命,演绎了好几场精彩的打斗戏,还练就一身肌肉,上演了一场裸身换药的戏。总体上,胡歌带来了一些惊喜,但囿于这个角色不够有厚度和复杂性,无法有更多表现空间。

瑞安·高斯林

桂纶镁的短发造型令人眼前一亮,这个内心矛盾、身份迷茫的女子是她在角色上的全新挑战,表演要比《白日焰火》里自然,有进步,而全体演员讲武汉话也让她避开了台湾口音的突兀问题。而廖凡、万茜的戏份并不多,属于稳定发挥。

从故事上来看,《南方车站》带有明显的黑色电影风格:故事设定于底层、永远潮湿以及阴暗的环境、善恶划分不明确的道德观、被过去羁绊且对未来没有安全感的主角。

图片 15

这些黑色电影应有的元素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一个不落的写进了剧本中。

万茜与桂纶镁发挥稳定

而在视觉表现形式上,《南方车站》也对黑色电影进行了延续。

相比演员,刁亦男的导演功力要更加突出。2011 年,尼古拉斯 · 温丁 ·
雷弗恩以《亡命驾驶》获得戛纳最佳导演,《南方车站的聚会》可以和本片对标,都是大玩极致风格路线的黑色电影,小电君也预测,刁亦男将是本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有力争夺者!

图片 16

熟悉黑色电影的观众都知道,黑色电影的视觉呈现继承了以弗里兹朗为代表的一众德国表现主义大师的衣钵,包括低光比的打光,和对影子的反复应用。

《南方车站》中的角色经常隐藏在影子中,暗藏在虚影里,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场戏,便是周泽农试图逃离追捕时向画外的远处跑去,但镜头并没有跟随他移动,而是将焦点依旧放在了起点时的一面墙上,我们就看见胡歌的脚步声越来越快,而他的影子却在原地变得越来越大。

这便是整部《南方车站》视觉风格的一个浓缩,包括我们现在能够得见的剧照之中,无不运用了高饱和度的霓虹灯光,来向新黑色电影的代表人物雷弗恩致敬。

图片 17

这也与传统黑色电影的低光比形成了鲜明反差,经过《夜车》和《白日焰火》两部作品的探索,刁亦男也在这种“新黑色电影”的路上找寻到了自己的出口,潮湿又肮脏的筒楼巷道,无止境的追逐,就像是《第三人》中的下水道追逐,在新世纪重现光彩。

以上所讲述的一切,都是在华语电影中非常难以得见的,刁亦男显然不是那些无聊导演中的一员,几场极为血腥且充满恶趣味的戏和一场虽不露点但在电影领域几乎很少这样表现的情欲戏,让在场的昆汀也在观影过程中数次发出大笑,对于拥有“怪鸡”品味的昆汀来说,这样的真实反映或许是比起立鼓掌更高的褒奖。

图片 18

刁亦男的这种独特的作者风格,对于逐渐同质化的华语电影来讲,是非常珍贵的存在。

不过,虽然黑色电影类型经典作品无数,但平庸者依旧数不胜数,过于符号化是很多的平庸黑色电影容易犯下的毛病,在刁亦男的作品中,这种符号化也非常遗憾的没有避免。

除此之外,对于视听语言的过度雕琢,和叙事能力的薄弱,也让桂纶镁饰演的刘爱爱和胡歌所饰演的周泽农之间的关系缺乏足够的建立,像是漂浮在空气中的两个人,自说自话的若即若离。

图片 19

也就是这样,刁亦男在《南方车站》中并没有给演员太多的表演空间,他的演员更像是在电影中的道具,即便有单手缠绷带这样的灵动时刻,但说周泽农这个角色有足够的血肉或足够丰富,也真是有点牵强。

《南方车站》当然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但它也绝对不像一些评论所讲一无是处,这样的作者性在华语电影中越来越难以得见,未来上映,依然值得每一位热爱电影的观众的一张电影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